铀残U

蓄力中。


嘉瑞/安雷
伽小/星柯
时之歌南国
低产慎fo

我放弃过比这更可怕的事儿。


你书写历史,那么我就改写历史,你掐灭了一束光芒,那么我就来创造一个太阳。

声 · 下

  • 星柯,向导尘x哨兵柯,后续,前篇走  声·上



  那是星尘所见过最惨烈的战役。

  接到那个塔所发来的求救信号之后,她带着同伴连夜冒雪赴去,却只赶上了散去的硝烟和遍野数不清的横尸。一切死一般的静寂,恍若雪花落在地面的声音都清晰可闻。除去仍旧深嵌在深雪当中的半截旗杆,在这一片墨黑与惨白所缝接的世界之中,好似没有谁是挺直了脊背站着的。同伴们挥手示意这里已经没有活着的人了,却在看见星尘固执地跨过一个个人堆伸手去探气息时深啧了一声,只好也弯下身来,翻过一个个盖了一层裹尸布般白雪的人去探看。...

声 · 上

  • 星柯,向导尘x哨兵柯




  白色的飓风刺破天地的界限,随着狂舞的火舌摇曳呼啸。忽而如同受惊的汗血马,铁蹄踏过之处尽是赤色鲜血与惨白骨骸的残败。巨大的钢铁高塔在那癫狂的席卷之下也如同被木桩撞击的铜钟一般颤动,像是因为恐惧而不住磕撞的牙齿,以嘶鸣来虐待每一个哨兵的耳膜,像塔纳托斯的足音。

  雪又开始一片片地自天空摔落,在第一滴血色喷溅之后一切都开始失控,不同颜色的军装撕扭在一起,最终在倒向大地之后又被染上同一颜色。各种声音拧成一团,猩红与赤红混在白色之中无从分辨。轰然倒落的旗帜激起白色的浪,地面上折射着各种颜色的光,似刀刃的冷,又...

香格里拉狼毒花

是红,红是什么?红是谁?

是鲜血,是光,是英雄。

他猛地睁大了眼,没错,是英雄。他不由自主地想起那与之相悖的,纯粹的蓝。

除了天空,也只有这花可与他相配了吧。

不是他血液的颜色,却以同样的姿态燃烧着,仿佛要将灵魂都泯灭在这片热烈的执念当中,冠名守护,佩戴战神的冠冕执起胜利与希望的旗帜。

红,蓝色的红。


物极必反

  • 安迷修x雷狮,相爱相杀三十题第二题,第一题↓

【一】嘉瑞

  • 个人理解有


————

    雷狮追求的是不修边幅的,真实而又自由的广袤大海。

    安迷修所信仰的是光与正义,永无法被磨灭的温度。

    雷狮看到的是被囚禁在牢笼里的风,从不知挣扎一下,但他每每想要上前嘲弄时都会被锐利的风刃给逼出很远。

    安迷修看到的是失去束缚的狂雷,伴随电光将整个世界都给映成惨白,不知何时就会劈下,将微渺的生命...

溺海

  • 星柯,原题目溶解于深海,日后重写m



  “她被困在孤独汇成的海里,是他捧着忠贞与爱凝成的宝石,伸出手将她拯救。”

    感官恢复的一瞬间,清冷就从四面八方涌来,将灵魂冲得直发颤。时间仿佛都被冻结,一秒被延伸成了有如几千年般漫长,星尘能看到纷飞于眼前的发丝,缠绕在指尖的气泡,游动的鱼群与明暗变化的水波。

    呼吸被涌进的咸腥海水给湮没,耳道也被寂静给占领,呼喊出的声音都变成 了转瞬即逝的泡沫,只有视野一如从前宽阔,甚至能探取更多的未知。星尘张了张嘴,又徒劳地吐出...

Candy and key

  • 星柯,原题目前后桌,已重制


/Candy and key


  摩柯并不是那种呼风就是雨的风云人物,明明个头不高,还总喜欢往墙角藏,要么就是捧着偷偷带来的手机打游戏、和不太灵光的触屏生闷气,要么就是当着讲台上唾沫星子横飞的老师的面儿撕开糖纸吧唧吧唧嚼起糖来,要么就是铺一桌子课外的教材完全解读练习册演草纸一手捂着蓝牙耳机一手奋笔疾书。但他仍旧是个挺传奇的存在,提起徵羽摩柯,同班同学都感到无地自容与羞愧,明明是个个头不高的、跳级的小鬼,还长的颇有几分女生的秀气,怎么看都不像蕴含了那么持久的耐力与爆发力,但他却真的死咬着班级前二年组...

追逐/奔走的理由

  • 嘉德罗斯x格瑞,相爱相杀三十题第一题,个人理解有,写的超差mmm


    因为孤独,所以追逐。希冀拥有,所以奔走。

————

    追溯到记忆的源头,嘉德罗斯不少人群的拥簇与追随,这是强者的特权,却也是强者的宿命。

    诞生所见的第一个场景便是被那群身着白大褂一言不发的人团团围住,再至那些琐碎嘈杂的侍从,那些自以为是的苍蝇总是嗡嗡乱叫着,卑躬屈膝地妄图得到自己的庇护。...


七日回溯

  • 星尘x徵羽摩柯,BE



  “我好像忘了什么。”


————

阳光直刺进瞳孔的感觉并不好受,眼前仿佛出现了黑色的残影。就像是横亘在脑海中的缺洞,总在往出流淌着什么黑色的东西,但是却摸不到,手伸出的时候就径直穿过了,好像从来都没有存在过。

走神了不知多久,直到刺耳的汽车鸣笛与中年男人粗嗓门的咒骂声才将星尘从呆滞中呼唤回来,恢复五感的同时星尘本能地拔腿就跑,撩开挡在眼前碍事的钴蓝发丝,在狂揉发涩眼眶的同时睥睨了一下言语粗俗的司机。

不知去什么地方时染了一身刺鼻的味道,混合着汗水蒸发的水汽在燥热的空气中乱舞,被阳光刺痛的...

© 铀残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