铀烬hono

他成为了世界的奇迹,他成为了他的奇迹,他成为了他的世界。

【扎奈】吻

  • ooc,私设成山

  • 有大量“于奈克瑟斯个体”而言的个人解读,注意避雷


  吻是什么?

  直到这一事实发生在自己身上时,奈克瑟斯也没有理解这一行为的含义。或者说,原本他是懂的,可当它以这种形式发生时,他又不懂了。

  它不仅仅是肌肤相触、其饱含的意蕴才是这个动作发生的根源。但这不对,奈克瑟斯猛地推开这个疯徒——按照此时的情形来说,没有比这更合适的说辞了。随着唇齿相离,氧气又争相涌进口腔与鼻腔,眼灯失灵一样泛红闪烁,心跳更是叛变了般为对方挑衅的神情一声声擂着。

  “还不错。”...


搞一个置顶!

【CP】:(请大家善用屏蔽Tag功能!)

凹凸:主嘉瑞,副安雷

奥特曼:希梦,扎奈

开宝:双雄CB>伽小CP

VC的星柯有掉落

【墙头】:

凹凸嘉德罗斯

奥特曼希卡利

VC星尘

【星柯】声 · 下

  • 向导尘x哨兵柯,后续,前篇走  声·上



  那是星尘所见过最惨烈的战役。

  接到那个塔所发来的求救信号之后,她带着同伴连夜冒雪赴去,却只赶上了散去的硝烟和遍野数不清的横尸。一切死一般的静寂,恍若雪花落在地面的声音都清晰可闻。除去仍旧深嵌在深雪当中的半截旗杆,在这一片墨黑与惨白所缝接的世界之中,好似没有谁是挺直了脊背站着的。同伴们挥手示意这里已经没有活着的人了,却在看见星尘固执地跨过一个个人堆伸手去探气息时深啧了一声,只好也弯下身来,翻过一个个盖了一层裹尸布般白雪的人去探看。...


【星柯】声 · 上

  • 向导尘x哨兵柯




  白色的飓风刺破天地的界限,随着狂舞的火舌摇曳呼啸。忽而如同受惊的汗血马,铁蹄踏过之处尽是赤色鲜血与惨白骨骸的残败。巨大的钢铁高塔在那癫狂的席卷之下也如同被木桩撞击的铜钟一般颤动,像是因为恐惧而不住磕撞的牙齿,以嘶鸣来虐待每一个哨兵的耳膜,像塔纳托斯的足音。

  雪又开始一片片地自天空摔落,在第一滴血色喷溅之后一切都开始失控,不同颜色的军装撕扭在一起,最终在倒向大地之后又被染上同一颜色。各种声音拧成一团,猩红与赤红混在白色之中无从分辨。轰然倒落的旗帜激起白色的浪,地面上折射着各种颜色的光,似刀刃的冷,又如眼瞳...

香格里拉狼毒花

是红,红是什么?红是谁?

是鲜血,是光,是英雄。

他猛地睁大了眼,没错,是英雄。他不由自主地想起那与之相悖的,纯粹的蓝。

除了天空,也只有这花可与他相配了吧。

不是他血液的颜色,却以同样的姿态燃烧着,仿佛要将灵魂都泯灭在这片热烈的执念当中,冠名守护,佩戴战神的冠冕。执起胜利与希望的旗帜。

红,蓝色的红。


【星柯】Candy and key

  • 原题目前后桌,已重制


——————


  摩柯并不是那种呼风就是雨的风云人物,明明个头不高,还总喜欢往墙角藏,要么就是捧着偷偷带来的手机打游戏、和不太灵光的触屏生闷气,要么就是当着讲台上唾沫星子横飞的老师的面儿撕开糖纸吧唧吧唧嚼起糖来,要么就是铺一桌子课外的教材完全解读练习册演草纸一手捂着蓝牙耳机一手奋笔疾书。但他仍旧是个挺传奇的存在,提起徵羽摩柯,同班同学都感到无地自容与羞愧,明明是个个头不高的、跳级的小鬼,还长的颇有几分女生的秀气,怎么看都不像蕴含了那么持久的耐力与爆发力,但他却真的死咬着班级前二年组前十不放,说他有几分天才大家也都承认,说他努力...

© 铀烬ho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