铀烬hono

似土拔鼠精阿烬,被稿子扼住咽喉渴望摸鱼,可以同时扒着好几个墙。


嘉瑞/安雷
星柯/伽小
时之歌南国
低产慎fo

追逐/奔走的理由

  • 嘉德罗斯x格瑞,相爱相杀三十题第一题,个人理解有,写的超差mmm

    

    因为孤独,所以追逐。希冀拥有,所以奔走。

————

    追溯到记忆的源头,嘉德罗斯不少人群的拥簇与追随,这是强者的特权,却也是强者的宿命。

    诞生所见的第一个场景便是被那群身着白大褂一言不发的人团团围住,再至那些琐碎嘈杂的侍从,那些自以为是的苍蝇总是嗡嗡乱叫着,卑躬屈膝地妄图得到自己的庇护。

    无论在哪,无论是何样的人,辐辏在一起都只会露出同样的表情,脑中也只会盘算着相差不多的伎俩。各种衣着的人,各种样貌的人,各种不同的场景,全部都被打上了鲜红的叉号,旋转捻合成无比相似的黑白照片。恐惧、敬慕、贪婪,无一不是这幅幅图画所表达的主题。

    “渣渣。”嘉德罗斯露出厌恶的神情,皱着鼻子嘟囔道。

他被拥上了高处,无人胆敢攀登的巅峰。明明低头就能看见下方喧嚣的人群与文过饰非的繁华,明明伸手就能去触碰,可强大与高傲却不允许她这么做,最后他得出了一个令自己满意的回答;

    没有一个人值得去接近。

    活在人群中的孤独患者扛起了唯一与之相伴的武器,将两个追随者抛在身后,又一次开始了在赛场中漫无目的又毫无意义的游荡。

    将眸中金色火焰点亮的,是银色的火炬。

    ——格瑞。

    涣散的步伐逐渐找回了原有的速率,急促的脚步一下下踩在自己所投下的影子上,不远处扛着烈斩的背影无声地宣誓着主人的冷傲与决绝。令嘉德罗斯诧异的是,他总是一个人,明明有着实力不对等却看起来很要好的友人,却也执意一人前行。

    我明白、理解、感同身受。

    我们都是一样的,被缚在高峰上孤身一人俯视人群的守望者。

    傲慢的神自以为是地定下了结论,他加快了追逐的步伐,举起了渴望一场酣战的神通棍,在那人察觉异动想要回头的须臾就用贫瘠的词汇组合成一句任性到仿佛理所当然的话语:

    “来打一架吧,格瑞!”

    烈斩仿佛有自主意识一般,第一时间便迎下了伪神来势汹汹的一击,被追逐的青年抬头,湛紫的眸中涌动的分不清是愠怒还是无奈。

    “不可理喻。”

    话虽如此,狂妄恣意的金色光芒还是被荧绿撕扯了一半。

    用鲜血浇灌深刻真实的刀痕,在苦痛中汲取自欺欺人。

    最后用这荒唐的羁绊,相互拯救。

END


评论(2)
热度(20)

© 铀烬ho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