铀烬hono

似土拔鼠精阿烬,被稿子扼住咽喉渴望摸鱼,可以同时扒着好几个墙。


嘉瑞/安雷
星柯/伽小
时之歌南国
低产慎fo

溺海

  • 星柯,原题目溶解于深海,日后重写m



  “她被困在孤独汇成的海里,是他捧着忠贞与爱凝成的宝石,伸出手将她拯救。”

    感官恢复的一瞬间,清冷就从四面八方涌来,将灵魂冲得直发颤。时间仿佛都被冻结,一秒被延伸成了有如几千年般漫长,星尘能看到纷飞于眼前的发丝,缠绕在指尖的气泡,游动的鱼群与明暗变化的水波。

    呼吸被涌进的咸腥海水给湮没,耳道也被寂静给占领,呼喊出的声音都变成 了转瞬即逝的泡沫,只有视野一如从前宽阔,甚至能探取更多的未知。星尘张了张嘴,又徒劳地吐出一串气泡,咽下一口咸到发苦的海水,眼眶直发涩,她也不知道自己流出生理泪水没。

    就像水里掺了乙醚一般,星尘过了好久才察觉到窒息感,灌进水的肺部撕裂般地发痛,恐惧这才后知后觉地席卷而来,想要咳嗽,但又被呛了回去。她挣扎着像那模糊晃荡着的太阳伸出手,灼灼的目光中燃烧着生的渴望。想要活下去,不想让记忆就此成为落灰的走马灯。她还是无法阻止大脑的回忆倒带,她记忆中的图像只有缥缈却无比真实的虚空,和绕着轴心转动着的梅塔特隆立方体,阴暗的角落,孤伫的自己。就像被整个宇宙抛弃,所有人都跟随着某个频率奔波,顺从着某个潮流交谈,只有自己缄默,躲到一边偷偷望去,演示着孤独的释义。

    她听不到岸上激烈的争吵,而是在海水缓缓飘摇的声音中慢慢失去了意识。在她阖上双眼的前一秒,她听见了重物落水的声音,以及融化在海里的那一声呼唤:

    “星尘!”

    她没看见不顾人劝阻纵身投入深海的黑发少年。

    她没看见那双几乎被焦躁夺去所有神采的深蓝色眼眸。

    她更没看见那只伸向她的手。

    但她透着眼睑感觉到了光。

    摩柯发觉星尘的身形消失在海天一线的图景中时,想都没想就挣脱他人也许好心的束缚,随着飘扬的钴蓝发丝一同投入了深海。他要去拯救被波涛卷走的星尘,拯救被意外所挟持的生命,不惜以自身为代价。

    他屏着气息,拨开不停向上翻涌的水流,尽管毫无意义。他拼命地将手伸向那被水裹挟着飘动的白色裙袂,然后他的眼中燃起了光芒。

    抓住你了。

    狂喜给予他从未拥有过的力量,他拖拽着还未失去温度的少女,游向了充斥着嘈杂的前方——

    抓住你了。

    可以拯救你了。

Fin


评论(1)
热度(9)

© 铀烬ho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