铀烬hono

似土拔鼠精阿烬,被稿子扼住咽喉渴望摸鱼,可以同时扒着好几个墙。


嘉瑞/安雷
星柯/伽小
时之歌南国
低产慎fo

物极必反

  • 安迷修x雷狮,相爱相杀三十题第二题,第一题↓

【一】嘉瑞

  • 个人理解有


————

    雷狮追求的是不修边幅的,真实而又自由的广袤大海。

    安迷修所信仰的是光与正义,永无法被磨灭的温度。

    雷狮看到的是被囚禁在牢笼里的风,从不知挣扎一下,但他每每想要上前嘲弄时都会被锐利的风刃给逼出很远。

    安迷修看到的是失去束缚的狂雷,伴随电光将整个世界都给映成惨白,不知何时就会劈下,将微渺的生命给灼成漆黑。

    雷狮觉得骑士道是不切实际的美梦,飘忽不可及的存在。它将人的是非观划分成黑白两个板块,它将正义渲染的纯粹,它抹去了混沌的存在。它拟定下种种牺牲自我的条例,如同自杀手册,将一个个天真的傻子全都拖向灭亡。它的本身就是一个阴谋,雷狮可见多了,文过饰非的豪言壮语以及别有所图的虚伪正义。

    安迷修认为雷狮所诠释的只有狂妄和乖张,极端的随心所欲,还是个不择手段的利己主义。从来不顾别人的悲喜与死活,目的是为了夺取最大的甜头,赚得最大得了利益。是对自我的放纵,害人亦害己。他觉得欺凌弱小,随心所欲的雷狮是一个差劲的人,无论是不是从骑士道的角度去看。

    雷狮厌恶着巨大的牢笼,海盗与国王没什么不同,只不过后者道貌岸然而且更会巧取豪夺。他顺从着十八岁的叛逆开始享受一次疯狂,策划一次出逃,逆着海浪来一次长达四分之一世纪的远航。怎么开心怎么来,永远远离那既定的宿命,彻底活出自我。

    安迷修深知世界列下的三六九等,既有伫立在巅峰的人,就有蜷缩在低处默默祈祷着的人。既有欺人之人,就定有被欺之人。他经过苦难与与修行逐步攀上了高峰,却从不忘深处低处的创伤。他的信仰是为所有人带来光,带来救赎,不分三六九等,人人都可以分得温暖,弱小得以庇护与尊重,世间再无恶。

    而雷狮是追逐着自由的恶,所有人都会向往宽远的海,却也会惧怕汹涌的涛。

    而安迷修是被善困住的囚徒,所有人都会向往光,却也惧怕被光烧灼成灰烬,有如飞蛾扑火。

    所以雷狮厌恶不顾一切向光的囚笼中冲得傻子。

    所以安迷修厌恶放纵任性地挟去弱小生命的恶党。

    但海盗对那矢志不渝的纯净忠贞感兴趣。

    而骑士也会向往自由。

    他们挑战对方信仰的同时也潜移默化地相互剖析着,谁也没说过四和五是一对近义词,但也没人说他们是一对反义词。

    “所以,抛掉你那不符实际的荒唐追求,让我看看你的灵魂。”

    疾风与狂雷对峙着宣读这句话,随处都可以成为他们的战场。

    直到最后一刻来临。

                                           

                                                        END

评论
热度(15)

© 铀烬hono | Powered by LOFTER